首页 巴菲特内容详情

巴菲特演讲:投资中的看懂与低价

2024-05-08 189 区块链百科

时间:1991 年春  巴菲特对圣母大学全体师生的演讲


我们所投资的公司之所以能够拥有这么多额外的价值,完全要归功于经营它们的这批优秀经理人,查理跟我可以很自在地夸耀这支团队,因为他们之所以能够拥有这些才能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些超级经理人一直都是如此,而我们的工作只不过是发掘这些有才能的经理人同时提供一个环境,让他们可以好好地发挥,就这样他们就会将现金源源不绝地送回总部,接下来我们就会面临另一项重要的任务如何有效地运用这些资金。


我个人在营运上扮演的角色可由我孙女艾米丽(Emilvy)的一个小故事来做说明,去年秋天在她 4 岁的生日宴会上,参加的人除了小朋友与疼爱她的家人之外,还有一位小丑演员毕默(Beemer),席间他还特地为大家表演了一段魔术。一开始毕默请艾米丽帮他拿一支神奇的魔棒在一个宝贝箱上挥舞,绿色的手帕放进箱子里,在艾米丽挥了棒子一下之后,跑出来蓝色的手帕;接着又放进一条手怕,艾米丽又挥了一下,这回跑出一条打结的手帕,经过四回合一次比一次精彩的表演之后,艾米丽喜不自胜,脸上发光沾沾自喜的大笑,“我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就是我在伯克夏的所有魔法,感谢旗下企业所有的魔术师:布鲁姆金家族(Bumkins)、弗里德曼家族(Friedmans)迈克·歌德伯格(MikeGoldberg)、希尔德曼家族(Heldmans)查克·希金斯(Chuck Huggins)、斯坦·利普赛(StanLipsey)与拉尔夫·斯奇(RalphSchey)等人,请为这些人精彩的演出给予热烈的掌声。


我们从未与我们的经理举行过会议。那个掌管着我们于19 年前购买的糖果公司(即喜诗糖果)的家伙去年来到了奥马哈,因为他和他妻子想看看股东大会是什么样的,但在此之前他从未来过奥马哈。我们也从来没有和他的董事会举行过会议。我们把这家公司的总部从洛杉矶搬到了旧金山,因为他妻子相比洛杉矶更喜欢住在旧金山。为了适应我们拥有的企业的经营者,我们会为了满足旗下企业经营者的需求而对这些企业的运作进行调整。


我们在辛辛那提收购了一家名为 Fecheimers 的制服公司。我们大约是在5年前以 1 亿美元左右的价格买下了这家企业。这家公司的老板看到了我列在年报上的我所要寻找的公司的条件。我在年报中加入了广告(我相信广告),这个家伙走进来说:“我满足那些条件,我的公司也满足。”我们和他达成了交易。我从未去过辛辛那提,我也从未见过那家工厂。我所知道的是他每5 个月制作这些小报告。但他送现金给我,我喜欢那样。


这是一家非常特殊的企业。8 年前,我从一名 89 岁的老妇人那里买下了她的企业。她用 500 元起家,再没有追加一分钱。当时这家企业的税前利润大概为 1200 万美元(现在为 1800 万美元左右),她不懂什么是应计额,也不懂任何这一类事情。几年前,她快要被她在同一公司工作的孙子们逼疯了,所以她决定退出,并成为了我们的竞争对手。这教育了我,下一次当我再从一位89岁妇人那里买企业时,我必须得到一份非竞争协议。这位妇人现在正掌管着另一家成功的企业。


她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女人。徒步走出俄罗斯。当她抵达西雅图时,只有一段破布条围在她的脖子上。她不会说一句英语。她的亲戚住在爱荷华州的道奇堡。她来到道奇堡大约是在 1919 年或 1920 年,她的亲戚们也是身无分文。她靠卖旧衣服为生,并每次将赚到的 50 美元寄回家,她用了七八年时间将自己的7个兄弟姐妹和父母都接了过来。1937 年她用 500 美元成立这家公司。她遭到了镇上大多数地毯供应商的联合抵制。他们把她告上法庭,起诉她违反公平竞争法。


她面对蔡斯法官说:“法官大人,这件(地毯)我进货是每码3 美元,Brandeis商店进价也是 3 美元。但他们卖 6.99 美元,而我只卖3.99 美元。请告诉我,你认为我应该从顾客那里抢劫多少。如果你告诉我一码抢1 元,我将让他们支付4.99 美元。”


报纸全文刊载了这段话,法官光顾了她的公司,并购买了1400美元的地毯。她和他们在法庭上交锋 4 次,每次都杀得他们片甲不留。如果把两家店合并计算的话,这家公司就是最大的家具店,超过美国任何一家家具店。这家公司在一个地方就做了 1.6 亿美元的生意,税前利润1800万美元。该公司拥有 50 万平方英尺的仓库。


五六年前,这位女士获得了纽约大学商学院的荣誉学位。你们不可能打破她的纪录。如果你告诉她这个房间是 38 乘 16,她马上告诉你房间的大小。她已经97 岁了,她能告诉你需要购买多少码单价为 5.99 美元的地毯,另外,她还会加上消费税,如果你是新顾客且相貌友善,她会去掉点零头。她能做的和我说的一样快。她只用了 30 秒就把企业卖给了我。她告诉我她想要的价格。她从不用审计,我也不需要用审计。她的信用比英格兰银行还要好。我们就是如此做生意的。在这笔 6000 万美元的交易中,我们不得不在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季报中列出,还要申报 Hart-Scott-Rodino 表格,而我们的全部法律和会计的费用加起来不过 1400 美元。一张纸就够了。在她名字的地方,她只做了个记号。而记号就意味着“B 太太代表了她和她的孩子们”。她只拥有公司的 20%。她做了记号,交易就完成了。


我们就像这样做所有的生意。


基本上,我们在第一次接触时就能达成交易。我们不需要担保,我们也从未得到什么。这些人都很富有,我们必须了解他们是否是那一类把企业卖掉后还会继续工作的人。我们必须判断他们是热衷于钱还是热衷于经营企业。如果是爱钱,那他们对我们毫无用处,因为我不能在他们(从出售企业中)得到大量现金之后再给他们足够的钱去激励他们经营企业。他们得热爱企业。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在伯克夏·哈撒韦中有什么做得很好的话,那就是找到了那群人,在他们变得非常富有以后,他们反而工作地更努力了。我们不需要从他们那里得到预算。我们每年会在股东大会之后召开一次董事会议。他们不必非要参加董事会议。他们所要做的仅仅是管理好企业。


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一批那样的企业了。他们第二项工作是把钱寄给我。而我的工作是配置资本。他们可以在糖果公司或报社中做任何有意义的事,他们无需因关心其他的事情而做下一连串的错事。我们喜欢能产生现金的企业。有时我们用现金做一些事,但有时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倾向于用现金买下整个企业,如果不行,我们就买下企业的一部分,即股票。


我们最大的持股:我们拥有可口可乐公司 7%的股票,价值约为20 亿美元。你们的主席(这里是指可口可乐公司的总裁唐·基奥(Don keough),他也是圣母大学的董事会主席——编者注)30 年前在奥马哈还是Butternut 咖啡馆的销售员时,住在离我一条街的地方。他有 6 个孩子,一星期只赚200 美元,都快要饿死了。他曾在吃午饭时讲述了自己是怎样走进老板办公室的,自己有6个孩子的故事,教区学校的故事以及一星期只赚 200 美元的故事,“你们的朋友并不富裕”。当他正在讲述这些事,保罗·盖勒(Paul Gallagher)走到他桌前(他是那家咖啡店的老板),掏出一把剪刀在他破损的衬衫上把露出的线头剪掉。然后走开了。幸运的是,情况改善不少。


我们拥有 7%的可口可乐。现在全世界每天消耗 8 盎司的可口可乐6.6亿份,所以实际上我们拥有的 7%的股份就相当于拥有了每天4500 万份软饮料的消费量。我们就是这样来考量企业的。我对自己说,如果涨价1 美分,那么伯克夏一天就多赚 45 万美元。我的意思是,它真是一件美妙的事。当晚上睡觉时,我会想到当第二天再醒来时,已经有 2 亿份可乐消耗掉了。我们也买了一些吉利公司的股票,每天晚上我都会想到 20 亿多男人的毛发和 40 亿妇女的腿毛。当我睡觉时它们都在长长。


不论是整个买下还是只买一部分,我们只买入我们能理解的企业。我们从不买任何我认为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对于自己是否理解某一行业,我也许会作出错误的判断,但我从未拥有一股科技股,科技公司都是些我不能理解的公司。对此,我并不担心。


你提到过 Cities Service 公司的优先股,当我买入的时候我还不能十分透彻地理解这个理念。但从我 18 岁读了本杰明·格雷厄姆的书,19岁认识了他以后,我才认识到了其中蕴藏的意义。


这个理念的全部含义就是:只在市场提供的价格大幅低于公司价值时才买入你所理解的公司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试图买下公司 100%或者 7%或者其他任何比例的股票的原因。我的合伙人查理·芒格和我一起工作了 15 年了,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全部。除此以外,我们心无旁骛。


B 太太也是如此。当我买她的公司时,我无法给她价值2 亿的伯克夏·哈撒韦的股票,因为她不能理解股票。她只理解现金,理解家具,理解房地产。所以,她不与股票产生任何关系。如果你在 B 太太的能力范围内和她做生意,这个下午她可以买下 5000 个茶几(如果价格合适)。她可以分几次买下20 种不同的地毯,或任何类似的东西,因为她理解地毯。她不会买进哪怕是100 股通用汽车的股票,即使它只有 50 美分/股。


我认为在做生意或是投资中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准确定义你的能力范围。在我们看来,做生意和投资其实是一码事。这并不是说要拥有最大的能力范围。我有许多朋友,他们的能力比我的大许多,但他们会偏离自己的能力范围。


你可能读过小托马斯·沃特森(Tom WatsonJunior)最近写的一本名为《小沃森自传》(Father Son & Co:MyLife at IBM Beyond)的书。书中他引述了自己父亲的一段话:“我不是天才。但我在某些地方是聪明的,而且我就待在这些地方。”这也是做投资、做企业的全部内涵。


我经常对商学院的学生说,当他们毕业时,他们最好带着一张带有 20 个孔的卡片再开始工作。每当他们作出一个投资决定时,就涂掉其中的一个孔。他们此生预计不会得到大的想法。他们可能会得到 5 个、3 个或 7 个想法,而这些想法足以使他们变得富有。


企图每天得到一个好主意的任何尝试,都不能使你变富。而残酷的现实则是,由于这个系统的运转方式,你拥有的是一张没有限制的卡片,你可以每小时或者每分钟改变主意,市场的流动性使改变主意看上去既廉价又便捷。


如果你拥有一座农场或者房地产,你就没办法这么做了。人们极力赞美的这种巨大的流动性,对大多数人而言更像是一个诅咒,因为它驱使人们在智力能力所不及的范围内做更多的事。如果我们每年能做成一件漂亮的事,我们真是欣喜若狂。你也可以将标准降低为每两三年做成一件漂亮的事。


你所要做的就是这么多。你一生中你不需要太多的好主意。你必须要有自己的原则,并告诉自己:“我不做任何我不理解的事。”为何我要做我不懂的事情呢?而我发现这正是相对于住在纽约而言身处奥马哈的一大优势。多年前,我曾在纽约工作,人们总会在街角处追上我,并不停地在我耳边说悄悄话。我那时总处在亢奋状态,我是经纪人眼中的优质客户。让我们谈谈你们感兴趣的事。